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人文菏澤  > 正文

童心未泯,且與歲月共情長(cháng)

作者: 廖華玲 來(lái)源: 菏澤日報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3-06-06 09:35

廖華玲

童年的時(shí)光,純真而美麗,童心像花兒一樣綻放。每個(gè)人的心底都隱藏著(zhù)一份童真,或許我們誰(shuí)也走不出自己的童年,那些歲月往事,歷久彌新……

時(shí)常希望能夠再次擁有系著(zhù)蝴蝶結的童年,但流逝的時(shí)光告訴我,這僅僅是一個(gè)可追憶的夢(mèng)。在那個(gè)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的孩提時(shí)代,我不知埋下多少絢麗的貝殼在童年的河灘上,散發(fā)著(zhù)五顏六色的光彩。童年太純,回憶太美,尋著(zhù)鑲嵌在沙灘上的歲月足跡,去感受光陰背后的童年故事,那是埋在心底的歡笑與嬉戲。

夏夜,月光下的夢(mèng)是甜美的,每一顆星星都閃耀著(zhù)媽媽講過(guò)的故事。陽(yáng)光、野花、蜻蜓都是我的好伙伴,偶爾幾幅涂鴉“杰作”會(huì )使家庭的氛圍瞬間變得異常輕松,讓大人們哭笑不得。童年是色彩繽紛的風(fēng)車(chē),童年是牛背上的牧歌,童年是竹林里的追逐,童年是除夕夜的鞭炮聲……小小的腦袋瓜從不裝“憂(yōu)愁”,滿(mǎn)腦子的奇思異想,如同一塊調色板,把鄉村清貧單調的生活變成色彩斑斕的世外樂(lè )土。

似懂非懂的故事都屬于童年,懵懵懂懂的聰明也屬于童年,而人生的起步就在這稚氣十足的童年。童年是成長(cháng)的記憶,不知從哪天開(kāi)始,我希望自己快快長(cháng)大;也不知受哪句一知半解的名言所啟蒙,我迷戀上了讀書(shū),其實(shí)就是一些“連環(huán)畫(huà)”小人書(shū)。我坐在院壩樹(shù)蔭下的小板凳上,與書(shū)為伴,從中收獲了無(wú)數的喜悅,讀后那一點(diǎn)點(diǎn)稚嫩的心得竟然也渴望與小伙伴一起分享。

打撈記憶中童年的故事,你還會(huì )背著(zhù)手、搖著(zhù)頭,結結巴巴吟誦那些唐詩(shī)宋詞嗎?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說(shuō):“每個(gè)孩子就其天性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詩(shī)人?!被蛟S可以這樣理解:童心即詩(shī)。是的,每一個(gè)孩子就是一首純真無(wú)瑕的詩(shī),而孩子的內心世界就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詩(shī)意的世界,流淌著(zhù)不受約束的想象力。生命的年輪不停地輾轉向前,但“兒童散學(xué)歸來(lái)早,忙趁東風(fēng)放紙鳶”“兒童急走追黃蝶,飛入菜花無(wú)處尋”等童年的生活已被我的人生釀成了一壇酒,品一次,醉一次。

當我覺(jué)得“丟手絹”“捉迷藏”“踢毽子”是好幼稚的游戲;當我否認“天空永遠是最美的藍色”,其實(shí)它有時(shí)還是灰的;當我的骨子里有了點(diǎn)“人生為棋,我愿為卒。行動(dòng)雖慢,可誰(shuí)曾見(jiàn)我后退一步”的任性與沖動(dòng),或許那時(shí)我還不知道:童年已去,開(kāi)始邁入憧憬無(wú)邊的少年時(shí)代。終于有一天,一群年齡相仿、親密無(wú)間的童年玩伴散了?!拔覀円呀?jīng)是大孩子了”,告別之后我們將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。

童心未泯,歲月不老,一路陽(yáng)光。童真在流年中沉香,兒時(shí)的故事永遠不會(huì )衰老,兒時(shí)的太陽(yáng)會(huì )把未來(lái)照耀……

起風(fēng)的日子,童年的牧笛聲仿佛又如約響起。將我筆端流淌的思念,融進(jìn)時(shí)光,悄無(wú)聲息地穿越歲月城墻,婉約成一段段童年故事。風(fēng)過(guò)處,心語(yǔ)絲絲,滋潤春夏秋冬?;匚锻?,那些成長(cháng)的往事印滿(mǎn)人生的每頁(yè)書(shū)箋,雖然褪色,但猶新,從未陌生。想起童年的日子,不覺(jué)自己老,懷念天真稚氣的樣子,且與歲月共情長(cháng)。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