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美文美圖  > 正文

淺秋雨韻別老屋

作者: 來(lái)源: 牡丹晚報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3-09-22 09:57

□許 杰

一個(gè)轉身,夏天便成了故事;一個(gè)回眸,秋天已悄然問(wèn)候。早六點(diǎn),我在雨絲拂面的清爽中,迅速趕往老房子,去打掃打掃衛生,順便拍幾張照片,把曾經(jīng)的歲月封存在美好的彩色記憶里。

雨的腳步細碎而輕盈,如煙如霧,無(wú)聲地飄灑著(zhù),濕潤了地面,也濕潤著(zhù)我的心,一陣秋風(fēng)襲過(guò),涼意頓起,無(wú)意打傘的我,像是和秋雨訴說(shuō)著(zhù)心事,我領(lǐng)略著(zhù)她的輕歌曼舞,她理解我此刻的悲傷嗎?

小區大門(mén)口,門(mén)衛老吳大哥熱情地打著(zhù)招呼,我回應著(zhù),拍下了小區大門(mén)對面六個(gè)石刻燙金大字——中央城市花園,拍下了第一張照片。轉身走向大門(mén)西側緊鄰的樓棟,拾級而上,入戶(hù)門(mén)映入眼簾,我迫不及待地掏出鑰匙,熟練地打開(kāi)屋門(mén),久別重逢的喜悅掠過(guò)心頭。打開(kāi)陽(yáng)臺窗戶(hù)望去,因居小區最前排,視野寬闊,一覽無(wú)余。樓前綠化帶里的樹(shù)木高大挺拔,很是茂盛,頗有田園風(fēng)味,半空中毛毛細雨形成薄薄的霧氣,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(jué),清澈、碧綠的小河像一條翡翠色的綢帶柔美秀麗。

回望樓后,小區的中心花園里,南北貫通的一道長(cháng)廊,兩側是休閑木凳,頂上爬滿(mǎn)了綠植,在長(cháng)廊外兩側是健身器材,園欄四周有好多花草和石榴樹(shù),花草中最高雅的要數蔥蘭了,金黃色的花蕊在乳白色的花瓣襯托下,嬌美無(wú)比。鮮紅的石榴掩映在綠葉中,笑歪了小嘴。這里不僅景色優(yōu)美,更關(guān)鍵的是如果南北窗戶(hù)同時(shí)打開(kāi),形成空氣對流,即使在炎熱的盛夏也會(huì )有陣陣涼風(fēng)。南北通透、光線(xiàn)充足、冬暖夏涼的東邊戶(hù)老屋,我是真舍不得??!

坐在餐桌旁,重溫我們一家三口圍坐一起邊吃飯邊談笑風(fēng)生的場(chǎng)景,慢慢咀嚼,輕輕回味,把生活中的麻辣咸甜演繹成墨香篇篇。

輕輕走進(jìn)次臥室,坐在床邊,床上淺灰色小花被和淡藍色抱枕原樣放置,床的南側床頭,一張書(shū)桌代替了床頭柜,酷暑寒冬的夜里,開(kāi)空調時(shí),兒子便在此學(xué)習。輕掩臥室門(mén),走進(jìn)書(shū)房,靠北墻是一個(gè)滿(mǎn)墻的大書(shū)櫥,琳瑯滿(mǎn)目的圖書(shū)是我們知識的源泉,西墻上,兒子當年手繪的一幅圖畫(huà)依然保留著(zhù),雖然有些泛黃,但過(guò)往的點(diǎn)滴變成了溫馨的懷念??磕洗皯?hù)下,一整排實(shí)木寫(xiě)字臺,可供三人同時(shí)使用,這是留下我們一家三口奮斗足跡的房間,我們曾經(jīng)各自努力,做著(zhù)自己該做的事情,默默相守的身影是我們前進(jìn)的最大動(dòng)力。

客廳是娛樂(lè )休閑的地方,但我們家沒(méi)有看電視的習慣,下下圍棋,聊聊夢(mèng)想,偶爾也來(lái)一場(chǎng)“扳手腕”大賽。當然,沙發(fā)旁的茶幾柜上,永遠不缺少或整齊或凌亂的書(shū)籍,聽(tīng)人說(shuō),能讓孩子隨時(shí)隨地有書(shū)看的家庭才能稱(chēng)得上“書(shū)香門(mén)第”??蛷d里,發(fā)生分歧的事是兒子高考志愿填報,但最后,尊重兒子意愿,填報了計算機專(zhuān)業(yè),走上了研發(fā)的道路。

故宅有情含秋色,一物一景繞人心。我的老屋并不老,老去的只是一些歲月,當初買(mǎi)房只為兒子上學(xué),如今他已如愿定居他鄉,老屋完成了她的使命,我們考慮出手,是生活的選擇,也是我們一家三口共同的決定。再理智也擋不住將要離開(kāi)這里的失落,對門(mén)同宗同源同姓氏的許姐姐一家,我們相處融洽,親如姐妹。難忘姐姐親手包的熱騰騰的大粽子;難忘姐姐從老家帶來(lái)分享給我們的帶著(zhù)泥土氣息的新鮮蔬菜;難忘炎熱的夏季姐姐一整箱雪糕的奉送;難忘一直以來(lái)姐姐家無(wú)線(xiàn)網(wǎng)對我們無(wú)限敞開(kāi)。姐姐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是我的榜樣,三個(gè)孩子全是大學(xué)生,大女兒德國留學(xué)公費博士生,我們常常促膝交談,拉家常也聊孩子教育問(wèn)題。

清楚地記得,那是2017年夏季兒子高考的前一天,許姐姐大女兒定親,姐姐送來(lái)了一袋高檔精美喜糖,分享喜悅。兒子悄悄跟我商量:“老媽?zhuān)铱刹豢梢园烟枪麕У綄W(xué)校,分給我明天走向考場(chǎng)的同學(xué)們,讓我們沾沾博士姐姐的喜氣?”看著(zhù)兒子對姐姐崇拜的樣子,我爽快地答應了。如今,姐弟倆都定居在上海,繼續著(zhù)姐弟親情。

侄女一家比我們定居小區早好多年,她人脈廣人緣好,剛來(lái)時(shí),包攬了我家好多事情,我們在鄉鎮上班,兒子在縣城上學(xué),照顧的重任就落在他們一家身上,最難忘深夜十二點(diǎn)了,有著(zhù)多年教高中數學(xué)經(jīng)驗的侄婿還循循善誘輔導我的兒子,孩子高考,數學(xué)滿(mǎn)分,總分也很理想,助他走進(jìn)心儀的大學(xué)。這是和諧溫馨小區的浸潤,是大家齊幫共助的結果。

同小區同行同教語(yǔ)文同脾氣的姐妹們,我們常常聚在一起,聊教學(xué)也聊生活,聊衣食住行也聊理想。樓前樓后的樹(shù)蔭下,留下了我們最美好的回憶。門(mén)衛老吳大哥,認真負責、嚴慈相濟,儼然一個(gè)村莊的村長(cháng)負責著(zhù)小區的大事小情。

久經(jīng)風(fēng)雨的正大花園,在縣政府舊小區工程改造后,筑景涂樓換窗戶(hù),鋪路美化送暖氣,迎來(lái)了小康盛世艷陽(yáng)春。老屋是一種精神的信仰,是歲月變遷、月影流動(dòng)的記號,她如同一個(gè)時(shí)光寶盒,里面裝滿(mǎn)了我們家所有的美好。于是,我暗下決心,如果老屋易主,將是我們的緣分,我會(huì )打掃得干干凈凈,全屋所有物品原樣不動(dòng)送給他們。

將要辭別老屋,一股淡淡的憂(yōu)傷。當情感蔓延時(shí),一滴滴眼淚滑落下來(lái),我是多么的不舍??!將臉貼在冰冷的墻上,我很快止住悲傷,我應該快樂(lè ),告別昨日夕陽(yáng),去迎接明日晨光。老屋啊老屋,我會(huì )默默寄去一份牽掛和思戀,讓最美的記憶之花永遠開(kāi)放在心田。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